发布于 2017-11-10 09:01:09 | 29 次阅读 | 评论: 0 | 来源: 网友投递

这里有新鲜出炉的精品教程,程序狗速度看过来!

程序员 软件开发人员

程序员(英文Programmer)是从事程序开发、维护的专业人员。一般将程序员分为程序设计人员和程序编码人员,但两者的界限并不非常清楚,特别是在中国。软件从业人员分为初级程序员、中级程序员、高级程序员、系统分析员,系统架构师,测试工程师六大类


11月10日消息,《卫报》发布文章称,长久以来,华尔街的工作常常容易惹人厌恶,但硅谷如今大有取代华尔街之势。随着大型科技公司的声誉一落千丈,在Facebook等公司工作突然之间也变得没那么酷了,甚至员工们还为之感到难堪。

以下是文章主要内容:

2012年,丹尼·格雷格(Danny Greg)第一次来到旧金山,在GitHub供职期间,每当穿着公司的连帽衫出门的时候,他都会受到街上的陌生人的欢迎,大家还会主动跟他举手击掌。

而现在,除非是参加投资者活动,否则他都不太想穿一些可能暴露自己是科技从业人士的品牌。他担心那样的穿着所传达的信息会给自己带来不利影响。

跟很多其他的科技从业人士一样,格雷格越来越担心他所处的行业是怎么被民众看待的,代表科技行业的谷歌、Facebook、亚马逊、苹果、Twitter、Uber等面向普通消费者的科技巨头们:没有得到足够多的监管约束,过于强势,财大气粗,充斥着对本地社区几无尊重的“聪明恶棍”。无论科技从业人士愿不愿意,硅谷正在替代华尔街成为有钱有势的精英分子的代言人。

“我永远都不会跟人说我在Facebook上过班。”现年30岁的格雷格说道。他是一名软件工程师,去年刚从Facebook离职,另寻出路。在宴会上,如果被问到在什么公司上班、做什么工作之类的问题时,他都会有意给出含糊的回答,又或者转移话题。因为他知道,如实透露的话,他很快就会受到别人的评判。

跟过去的华尔街一样,科技行业成了人们的出气筒。“MBA混蛋们以前都是跑去华尔街工作,现在有钱的白人极客又跑到斯坦福上大学,然后投奔风投公司或者科技公司。”

健康科技创业公司Corevity创始人帕特里克·康奈利(Patrick Connelly)也从现在的硅谷联想到以前的华尔街。“硅谷以往聚焦于创新,巨额的财富只是副产品,但现在这两样东西似乎调转过来了——就像金融行业在1970年代的务实文化,到2000年代已经被香槟文化所替代那样。”他说,“人们变得太过趾高气扬,没有什么洞见。”

“毒文化”

伴随而来的是恶习不断,Uber便是最好不过的例子。该打车服务公司近年来遭遇一连串的丑闻,其中包括高管被指性骚扰、偷窃其它公司的知识产权等等。

“我们习惯于推崇像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和(Uber联合创始人、被驱逐的CEO)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这样的聪明恶棍,但事实上他们都是些可怕的人。”现在在电商创业公司Brandless担任技术主管的格雷格指出。他补充道,由于那些人的恶劣行为,女性和有色人种往往受害最深。

“这让我想到了1980年代华尔街的那些事,在那里性别歧视是文化的一部分。”格雷格说。

这种行为部分源自于这些逐利公司的狂妄自大,它们宣称自己是世界上的仁爱力量。“你在卖广告,你并没有真正使得这个世界变得更加美好,”该前Facebook员工指出。

这种看法也引发了一位20多岁的谷歌女员工的共鸣。科技公司们并不知道自己在硅谷圈以外的名声,为此她觉得很尴尬。

“从公司内部来看,我觉得他们并不清楚自己在圈外人眼里是怎么样的。”她说。她谈到了YouTube曾在宣扬极端主义的视频旁边添加广告后引发的巨大争议,还谈到政府就俄罗斯可能通过在谷歌、Facebook和Twitter购买广告来干预美国总统大选展开调查一事。

“谷歌员工们会说,‘那些报纸为什么会对这事如此大惊小怪呢,我真搞不懂。’你他妈在开玩笑吗?这些人并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她说。

“这些人有的不大懂得社交,因此硅谷文化鼓励这种性格,会让他们认为自己很重要,会让他们觉得自己得到某种权利。跟他们相处总是像跟孩子一块一样。”格雷格称。他说,在云存储服务公司Dropbox供职期间,员工们“总是脚踩那些该死的踏板车和滑板在办公室跑来跑去。”

冲突和猜疑

他补充道,部分科技公司存在“毒文化”,与此同时,硅谷所在的社区贫富差距日益悬殊,这引发了冲突和猜疑。

格雷格2014年在旧金山第一次体会到这一点,当时,抗议者围堵了科技公司的穿梭班车,并打出“techies go home”(科技人士滚回老家)的标语。那些穿梭班车已经成了社区发展绅士化和企业没有社区参与感的象征。(城市绅士化是20世纪60年代末西方发达国家城市中心区更新中出现的一种社会空间现象,其特征是城市中产阶级以上阶层取代低收入阶层重新由郊区返回城市中心区。)

“从事科技行业会给你打上印记。在这个地区,许多的经济领域都不景气,而科技公司里则有大批光鲜亮丽的、薪酬明显溢价的富人。因此,你很容易会成为被攻击的目标,特别是你让别人知道你是科技从业人员的话。”

格雷格提到了一个引人注意的冲突视频:一群Dropbox员工粗鲁地将当地一群在玩耍的小孩子赶出足球场。在这位前Facebook员工看来,这一切都在强化科技行业人员只是“冷面机器人”,并不属于社区一份子的印象。

“你早上醒来,搭上穿梭巴士,到公司办公园区上班,下班以后通过应用订购餐食。你并不是市民,只是榨取他人利益的怪人而已。”他解释道。

硅谷还有很多可供带讽刺意味的电视剧《硅谷》(Silicon Valley)选用的素材,不过格雷格希望这个行业能够变得不那么令人难堪。在给自己的团队招人的时候,他会小心翼翼地筛选求职者,以确保剔除掉那些“隐蔽的聪明恶棍”。

“越来越多人都在担心当下的情况,也很想要改变这一切。”



相关阅读 :
硅谷有钱后,那里的创业家程序员们为何成"恶人"
程序员们,那些年吹过的牛逼都实现了吗?
原来我们是这样的一群程序员,我好苦我想哭!
有一种境界叫自黑:自嘲不息的程序员们
干掉勒索病毒的22岁程序员自曝黑历史:中学是电脑白痴
脑洞大开的程序员们:最糟糕的音量控制设计大赛
八块腹肌:硅谷程序员的新标配 [图]
你们的办公室可真漂亮,可程序员坐哪儿?
程序员家的猫 也有学编程的潜力
非程序员退散,这款插座是可编程且开源的
程序员必须投资的十件事,你忽略了哪些?
程序员离浪漫仅差1KB的距离,程序员的情人节打开方式
最新网友评论  共有(0)条评论 发布评论 返回顶部
月排行榜

Copyright © 2007-2017 PHPERZ.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4009818号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